首页 > 新股 > 正文

神火股份:延续3日融资净归还累计775.05万元(06

神火股份融资融券信息显示,2019年6月28日融资净归还524.33万元;融资余额3.35亿元,较前一日下降1.54%。

融资方面,当日融资买入1286.88万元,融资归还1811.21万元,融资净归还524.33万元,延续3日净归还累计775.05万元。融券方面,融券卖出0股,融券归还0股,融券余量5.35万股,融券余额22.52万元。融资融券余额算计3.35亿元。

神火股份融资融券买卖明细
神火股份历史融资融券数据一览

融信中国高利率发债被疑资金链紧绷 曾飞燕今年的降债目标或再落空

本站消息迈入“千亿阵营”不久的融信中国,因出售合资公司股权、频繁高利率发债,引发了市场上对其资金链紧 文华财经鑫东财期货配资 绷的猜测。

融信中国6月9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发行于2022年到期的2.35亿美元额外票据,票面利率8.75%;该票据将与4月17日发行的2亿美元优先票据合并及构成单一系列。

此前的4月30日,融信中国发布公告称,额外发行于2022年到期的2亿美元优先票据,票面利率10.5%,该票据将与2月25日发行的2022年到期3亿美元优先票据合并及构成单一系列。2月18日,融信中国发行了2.07亿美元优先票据,年利率高达11.25%。

以此粗略推算,融信中国今年合计发行的优先票据金额已经超过10亿美元。此外,融信中国还于今年2月宣布向上交所申请发行本金总额最多40亿元的境内债。

中国网财经记者对比其他房企同期发行的优先票据发现,融信中国的利率处于较高水平。世茂房地产年初发行的5亿美元优先票据,利率为5.2%;碧桂园、雅居乐、旭辉发行的优先票据利率也均低于7%。

对于融信中国的高利率发债,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融资成本高低和很多因素有关,如企业融资的紧迫性、资金的期限和用途等。但是高成本的利率往往是有负面意义的,说明项目运营中可能需要更多的资金补给,这也要求此类地产企业把控风险。”

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融信中国上述融资所得款项净额,全部用于其若干现有债务的再融资。对此,严跃进表示:“成本若是可控,那幺积极获取新的融资来还债也还是值得肯定的。”

净负债率超过100%

融信中国的资金压力,我们可从其2018年年报窥得一斑。截至2018年末,融信中国负债总额为1678.26亿元,与2017年末的1394.35亿元相比大幅增加;净负债率为105%,虽然较2017年下降了54个百分点,但仍远高于行业70%-80%的水平。公开数据显示,与融信中国规模相近的雅居乐、荣盛发展和中国金茂,净负债率分别为79.1%、87.9%和71%。

融信中国CFO曾飞燕在2018年年初曾表示,融信中国到2018年底的净负债率要降至100%以内,2019年的目标是降至70%-90%。不过,有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网财经记者:“去年控债目标没有达标,今年希望似乎也十分渺茫。”

为缓解资金压力,融信中国还将合资公司上海恺泰房地产50%股权出售给了绿地

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交易价格为10.05亿元,绿地地产需以现金支付。交易完成后,融信中国将不再持有上海恺泰任何权益。此前,还有媒体曝出融信中国计划出售江浙等项目以降杠杆,不过公司很快否认了这个消息。

同规模房企中毛利率偏低

扣非利润连亏8年ST昌鱼靠变卖资产难成咸鱼

ST昌鱼 600275, 主营业务的亏损持续到了2018年。2019年4月23日晚间,ST昌鱼发布2018年年报,公司扣非净利润亏损763万元。就此,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年报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值得一提的是,ST昌鱼第二大股东长金投资方面200万股增持计划迟迟无进展,且2018年第四季度其一致行动人现减持动作。2016年9月至2017年3月,长金投资强势举牌武昌鱼,并称有意成为控股股东,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之后长金投资与一致行动人联手买入,合计持股比例一度逼近第一大股东华普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双方爆发激烈的股权争夺战。

公司累计亏损达5.15亿元

因为2017年年底突击出售资产扭亏保壳,ST昌鱼曾受到市场广泛关注。且因为出售资产事项中的违规行为,2018年12月,上交所曾对公司时任董事长高士庆、时任财务总监张旭、时任董事会秘书许轼及当时相关评估机构予以通报批评。

时至2018年年报,ST昌鱼再度依靠出售资产等非经常性损益扭亏:公司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28万元,但扣非后净利润亏损763万元。其中,公司2018年非经常性损益达1191万元。

其中有一笔 原油期货鑫东财配资 橡胶期货鑫东财配资 非经常性损益来自于花马湖上湖水面使用权的转让。据公告,2018年11月15日,公司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相关议案。公司同意将花马湖上湖水面使用权转让给鄂州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转让价格为670万元,产生资产处置收益553万元。

通过甩卖资产等方式虽可能暂时得以扭亏,却无助于公司主营业务的改善。对于花马湖上湖水面使用权的转让,ST昌鱼甚至坦承,本次水面使用权的转让,将减少公司营业收入,预计对传统经营业务有一定影响。

事实上,ST昌鱼主营业务不振由来已久,自2011年以来,公司已经连续8年扣非净利润为负。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也表示:由于流动资金短缺,公司水面长期租赁给承包户经营,加之前期历史原因,公司经营业务较少,经常性业务持续亏损,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公司累计亏损5.15亿元;流动负债合计金额超过流动资产合计金额1494万元。

对于公司当前的困境,ST昌鱼表示,公司将继续加大对到期水面收回的自营力度,持续发展农产品销售平台以及大闸蟹、坚果营销业务,进一步提高饲料加工及销售能力等。不过,会计师事务所依然对ST昌鱼2018年年报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并称“虽然公司在财务报表中披露了应对措施,但持续经营能力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相关热词搜索: 配资期货 股票配资软件

热门新闻

信息网传播目许可证:31011 新ICP备110096号

新闻热线:0991-2133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3108311 新ICP备11000096号